您的位置 > 首頁 > 大雜燴新聞 > 新聞正文

【同人】俺妹同人黑貓線——《終末的圓舞曲》5完結篇

本欄目長期入口為APP端新聞頁面的第三個大圖喲!!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投稿格式:XX同人或原創

本欄目長期入口為APP端新聞頁面的第個大圖喲!!

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 】

投稿格式:XX同人或原創-標題-TAG-作者/動漫之家ID

請附帶文檔或TXT附件,如投稿格式不對不予通過

投稿通過后的文章會逐步發送上線

歡迎大家前來投稿

如果遇到特別對胃口的,會有編輯姐姐來邀請你一起出本子喲~

原創同人匯總頁:點此跳轉


終末的圓舞曲5

作者:MrGrezy

終末的圓舞曲1     終末的圓舞曲2     終末的圓舞曲3    終末的圓舞曲4

【18】世界「真理」的回歸

「哈...切...」

盡管我拼了命地忍,但還是經不住地打了個大大的哈欠。

現在是早晨七點,星期一。

我,高坂家的長男,一個即將面對升學考的應考生,今天依然在元氣滿滿地打著哈欠。

但這也是有各種各樣的原因的。

嘛...不過都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而且相信各位對原委都有一定的了解了。

現在唯一值得在意的地方,是我的「前女友」已經去掉了那個前綴,并且正坐在我的左邊,一邊打理妹妹們的吃相,一邊和我的母親聊著天。

至于老爹和桐乃...前者似乎還在宿醉,后者目前坐在了我對面原本是老爹的位子上,盯著餐桌另一頭的珠希和日向,手里持續地用刀叉切著已經分開的培根...

喂,你的盤子要被叉子劃爛了!

我用眼神示意那家伙不要露出那種猥褻的表情,卻得到了不耐煩的一瞪作為回應。

不行...在出什么大事之前,一定要和桐乃好好談談。

暗自下定了決心,一遍持續啃著之前黑貓遞過來的面包,一遍思考著措辭。


「我出門了。」「我出門了...」

我和黑貓在各自換好了學校制服后,一起走在了去學校的路上。

日向和珠希分別上著小學和幼稚園,所以她們本不用和我們一樣起得這么早。不過不知道什么原因,她們倆是最先醒的。

不過仔細想來,如果黑貓沒有來我們家住下的話,每天早上都得起來打理妹妹吧。

雖然估計無非就是催促換衣服準備便當之類的事情...不過確實很辛苦。

我敬佩地看著黑貓的側臉,卻看見了與她正在努力與困意作斗爭。

「黑貓...?」

「...嗯?」

「你現在困了吧?」

「...不,前輩...」

因為昨晚的事件,導致我們的睡眠事件被壓縮到不到4個小時。

應該不會出什么問題吧...


因為早料到了會和黑貓一起上學這一出,所以我在出門前給麻奈實打了個電話。

不過值得在意的是,當她聽完我蹩腳的解釋以后,用一種不安的語氣接受了,一個人去了學校。

我很在意,因為憑借麻奈實的老奶奶性格,很少會有那樣的語氣。

或者說,根本不可能。

午休時一定要問個清楚。

日向和珠希那邊,則是完全交給了母親和桐乃。

但是現在我突然覺得,情況似乎很不妙。

不過至少我的母親不是個會理性蒸發的人,應該也拉得住桐乃...

「...」

光是這些思考,就已經讓我有點頭疼了。


街道上幾乎沒什么人,有的也只是按時清理對的保潔人員和同我們一樣穿著各色校服,或疲憊,或興奮地前往學校的人。

陽光在早上算不上強烈,但也足以使我不得不瞇上了眼。和煦的風持續送來涼爽,天空中也幾乎看不見云彩。今天會是個雨過天晴的好天。

正當我暗暗為這樣的天氣而高興時,右側突然增加的力量使我不得不停下腳步穩住身體。

我向右確認著情況,卻發現黑貓此時正處于半靠在我身上的狀態。

雖然我停下了,但是她卻沒有。

我挽住了她,她也終于不再前進。

這家伙...其實已經困得不行了吧...

從我的視角只能看見黑貓的頭頂,整齊的劉海此時遮擋了她的臉頰。

傳來了家中橘子味洗發水的味道,和這樣清爽的早晨十分得般配。

唔...必須得叫醒她...

「黑貓?」

盡量壓制住因為心率加速而顫抖的聲音,我輕輕叫著她的名字。

「呼...嗯?前輩?怎...」

「......」

黑貓她確實太困了,剛剛的話還沒說完就又睡著了。

這可不妙啊...

眾人的目光開始集聚,也有一些人對著我們指指點點。不過黑貓完全沒有要醒過來的樣子,嬌小的身體此刻也已經完全依賴在我的右半側。

昨天確實發生了太多的事情,休息的時間也完全不夠。

不過既然有過熬夜制作maschera本子的經驗也不至于...

等等。

照常理來說,偶爾熬夜一次也不會像現在這樣。

唯一合理的解釋...就是接連幾天都沒怎么睡。

「....黑貓你啊...」

你也太能逞強了吧。獨自面對那么大的壓力,在看見我時還能露出那樣的笑容。

真是的,偶爾也依靠一下別人吧,像現在這樣子。

我嘆了口氣,盡量輕地扶住了她的身體,將她帶到了附近公園的長椅上安頓。

手表...嗯,還來得及。

我坐在了她的身邊,讓她可以靠著我休息。我也悄悄握住了她垂在身旁的手。

在下一個十五分鐘過去之前,先好好休息吧,黑貓。


「...前輩...」

....?

「前輩...前輩...!」

誰在叫我?唔!頭好疼...

「醒!醒醒!」

我嘗試著回應這個熟悉的聲音,但無奈眼皮似灌了鉛那般沉重。

「要!要來不及了!聽得見嗎!京介!」

啊?

費勁毅力終于睜開了眼睛,現實世界信息的洪流迅速涌進。

逐漸清晰的視線里出現了黑貓著急而責備的樣子。

..................

真可愛。

「京...前輩,你終于醒了!」

「...怎么了?」

我撓了撓頭。

之前我們好像在干什么來著....


對了!上學!

我飛速確認著時間,分針留下來的時間已經不多。

「糟了!要遲...」

黑貓此時已經站了起來,拉著我準備趕路。

「多說無益,快!」

我在黑貓的強力拖拽下,手腳并用地向學校趕去。

當時我還沒注意到,直到在樓梯口分頭跑向自己的教室之前,她拉著我的手從沒有松開過。


【19】校園的「日常」

「呼...」

雖然勉強趕上了班會,不過之后還是被班主任教育了幾句。

現在,我打算在第一節課開始之前稍微休息一下。

 不知道黑貓那邊有沒有趕上...

說起來...

「小京」

頭頂傳來那個總是老婆婆般軟綿綿的聲線。

「啊...麻奈實...」

我無力地發出快要死掉的聲音。

「今天小京你遲到了呢」

「只差一點才能被定義為遲到哦...」

「今天早上還突然給我打電話,說有什么重要的事」

「嗯...」

我本想回憶自己當時到底說了什么,但此時腦袋卻一片空白。

「結果害得我以為小京你出了什么事呢」

「哈...其實也不是什么重大的事...」

「女朋友的事才不是不重大呢。」

「對對,女朋....?!」

哈啊?

爆炸性的發言再次從意想不到的人口中說出,我不禁嚇得坐了起來,望著麻奈實略帶笑意的臉。

「你...你怎么知道的?」

「啊啦」她不好意思地撓了撓頭,就像小孩子被老師表揚那樣害羞地笑著,「桐乃醬告訴我的」

「......」

雖然我早就預料到這件事沒那么容易隱瞞,不過這傳播速度確實是我始料未及的。

我不安地看著麻奈實,她輕輕靠在隔壁的桌邊,雙手合在一起放在了肩前,就像平常「我開動了」時那樣。土氣的大圓眼睛,使得原本就不出眾的外貌變得更加樸素,一如繼往的臉上此刻卻是陰郁的笑。

「麻奈實?」

「怎么了,小京?」

「你不會在生氣吧?」

「沒有喔!我才不會因為這點小事生氣呢」

不會錯的,那種被奶奶發現干了壞事時,說著「只要招認就不會多加追究」的表情。太過真實了。

我感到全身的寒毛豎立, 發抖的腿提醒著我再不跑就會有什么危險發生。

看到我這幅狼狽的樣子,麻奈實卻忍不住地捂著嘴笑。

「小京你反應過度了啦,畢竟我也不是什么魔鬼嘛。」

看見她逐漸恢復平和的表情,我松了口氣。

但剛剛麻奈實的一些行為確實讓我有些在意。最關鍵的,我覺得她剛剛那種令人不寒而栗的笑, 實在不太符合她平日里「土氣女王」的形象。

「小京!我覺得你剛剛絕對說了什么各種意義上都的很過分的話!」

「別在意,別在意。不過,麻奈實啊,我有些問題想問你」

「嗯,你說,只要我幫的上忙的話」

我清了清嗓子,想了想措辭,她則選擇了在我對面的位置上坐了下來,認真的盯著我。

「首先,桐乃什么時候聯系你的?」

「就在小京你掛掉電話以后。當時我還以為你有什么話忘說了呢...」

掛掉電話后不久嗎...

「那她是怎么說的呢?」

「嗯...我想想...」

麻奈實將手指抵在了下巴上,抬頭看著天花板,似乎在努力回憶。

喔!這個角度意外的很有...

正當我這么想的時候,她則是用右手錘在左手掌上,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

「我想起來了!桐乃醬她是這么和我說的:喂,土妹子嗎?剛剛打電話給你的混蛋有女朋友了。然后沒等我反應過來她就掛掉了。」

「這都什么跟什么啊...」

桐乃那家伙為什么要這么做?要知道她和麻奈實還處于水火不相容的狀態,況且這種情報也不值得共享吧...

難道是想報復我嗎?可是我...

頭腦傳來危險的疼痛信號,強制中斷了思考。

我按著抽搐的太陽穴,希望可以得出像樣的結論,不過都是徒勞。

「小京,怎么了?不舒服嗎?」

「算是吧...畢竟我昨晚幾乎沒怎么睡」

「熬夜可對身體不好啊,小京」

「偶爾一次嘛...」

「那也不行。」

「好好,我知道了,麻奈實奶奶」

「小京!」

「開個玩笑了啦,我下回會注意的」

「希望你可以說到做到啊,小京,上回你...」

麻奈實嘆了口氣,無奈地繼續數落著我。

雖然我并不討厭就是了。


時間很快就到了中午,我經過一上午的休息,總算消除了疲憊感。

同學都三三兩兩地出去了,麻奈實本想和我一起去吃午飯的,不過見我還沒醒,就放了張紙條在我桌上。

「小京,中午了,醒了以后記得要好好吃中午飯。我和涼子先去天臺那了。    麻奈實」

上面用圓滾滾的字體這樣寫著,涼子...似乎是她的一個朋友,關系很不錯。

我隨手將紙條對折放到的筆袋里,然后帶著順路去食堂的打算,走向了黑貓所在的班級。

「一年A班...一年B班...」

我尋著熟悉的線路,一路上讀著班級的牌子,一會兒就到了黑貓的班級。

看著關閉的門,手已經握在門把上的我感到了猶豫。

黑貓在不在教室里呢...如果在,我該用什么理由讓她出來和我見面呢...

不過事到如今,這些事似乎確實不必要了,畢竟黑貓現在是我的女朋友。

總之,厚著臉皮就是了。

我稍微給自己打了一下氣,然后拉開了班級的門。

「五更同...」

「...前輩?」

我那種招手打招呼的姿勢定格在了原地,因為拉開門后黑貓差點就和我撞個滿懷。

我尷尬地看著黑貓和與她同行的兩個女生,冷汗直冒。

「找我有什么事嗎?前輩」

黑貓此時恢復了往日的冰山表情。這種認真的口氣實在無法將「我是來看你的」這種話說出口。

一旁的兩個女生不知怎的,似乎在偷笑著。

「我...」

我收回了手,僵硬得只能擺出立正的姿勢,瘋狂的找著借口。

 糟了!我沒想到會這樣!

「那,五更醬,我們突然想起來還有點事,先走了。」

這時,其中的一個女生帶著笑意說。

 「嗯,學長,接下來就交給你了。」

結果另一個女生也在附和,然后她們在互相使眼色中快速離開了現場。

「......」

黑貓沒有來得及阻止,或者說她根本沒有阻止。

「...黑貓?」

「沒事了,前輩,我們走吧。你不是有事要找我嗎?」

「啊...嗯...」

我撓了撓頭,跟上了轉身往食堂走的黑貓。


一路上,我們間沒有太多的話。

或者說,在我想到一個可以聊開的話題之前,目的地已經在眼前。

不過話說回來...

人好多啊!!

說來慚愧,盡管我在這所學校呆了快三年,食堂我還真的沒來過幾次。

因為一般是家里面準備好便當。

要不是今天早上母親忙著給珠希日向打扮,黑貓和我現在已經可以在學校的某個地方開始午餐了。

這么胡思亂想著,我跟著黑貓一起排到了一條不長不短的隊伍后面。

可是眼前的黑貓完全沒有要和我交流的樣子,安靜地等待著隊伍的前進。

必須要做點什么...

「黑...」

然而正當我想向她搭話的時候,一個沒預料到的聲音叫出了我的...名字。

「喲,這不是...性騷擾前輩嘛!」

沒錯,那個無藥可救的妹控赤城的妹妹,擁有著標志性紅發的妄想癥患者,如今正在大庭廣眾之下叫著我的莫須有的惡俗外號。

「我好像不叫這個名字吧!瀨菜!」

「誒嘿嘿...」

轉過身去,面前果然出現了那張嬉笑的臉。

「嘛...好歹我也是個正經人,拜托你下回不要在這種場合叫出這種外號」

她似乎對我的要求感到了不滿,假裝煩惱地推了下眼鏡。

「可是我也不知道你的其他外號啊...性騷擾前輩」

「難道我只有外號了嗎!」

「那...變態巨乳控前輩?」

「明明更過分了好嗎!還有,誰和你講我是巨乳控的?!」

「我哥告訴我的」

「赤城??」

「對啊,他說:那個高坂不是什么正經的家伙,是個無藥可救的巨乳控,小瀨菜你可不要太靠近他...之類的」

這家伙,明明自己已經妹控到了這種地步,還在后輩面前詆毀我。

可惡,下次遇到赤城的時候,一定要讓他給我好好解釋。

「說起來,前輩,你在這里干什么?」

「你不是能正常稱呼我的嗎...來食堂當然是為了吃飯啊」

「真的嗎?」

「你為什么會懷疑...?」

「前輩不是一般都是自己帶便當的嗎?」

「對啊,可是今天情況有點特殊啦...」

「京介,快到我們了。」

黑貓從后面扯了扯我的袖子,告訴我隊伍前面沒幾個人了。

「啊...啊好的」

我回過頭去應答,但是卻發現黑貓她用著無比冷漠的冰山目光盯著我和瀨菜。

「京介??」

瀨菜顯然是對如此親密的稱呼感到驚訝,發出了疑惑的聲音。

糟糕,黑貓為什么沒有叫「前輩」而是直接叫了我的名字?

黑貓拉著我的袖子向前走,我為了保持平衡只能轉過身跟著,把隊伍外的瀨菜留在了原地。

她好像還在琢磨那個名字里邊帶有的深刻含義。

來不及道別,黑貓在確認和瀨菜之間有了一個安全的距離后,轉過身來,似乎很不滿地看著我。

「前輩」

「啊...啊怎么了,黑貓?」

「你,以后,不許,和,別的女生,這樣講話。」

她一字一句的講著,聲音里有著絕不可能改變的堅定。

「為什么??」

看見我滿頭的問號,黑貓嘆了口氣,無奈的松開了抓著袖子的手。

「我啊...」黑貓的眼神里有一些猶豫,臉頰紅得不太自然,「不希望自己的男朋...咳,使魔和別的人那么親密。」

「......」

「..............」

「........................」

「這是夜魔女王的命令。」

原來是這樣子嗎。

「我明白了,黑貓大人」

「哼,你明白就好。」

然而我還是控制不住笑意,摸了摸面前鬧別扭的女朋友的頭。

下一秒,無數從虛空而來的力量重擊了我的身體。


【終】新?新約預言書

自從這一系列的事件結束以后,我和黑貓又回到了各自的軌道上。

今年的升學考試后,我順利得到了我想要的結果。

說實話,有點讓我意外,也有點難受。

不過短暫的分離并不會切段我們的聯系,命運的紅繩始終將這兩顆心緊緊相連。

然后在升入大學的第二年,我收到了黑貓在line上發來的消息:

“學長,接下來還是多多指教了!”

哈,誰能說這不是命運的安排?

我在校門口迎接已經換上大學制服的黑貓,她還是像之前那樣親切地喊著“前輩”

但我明白,我已經不只是簡簡單單的前輩了,這簡單的兩個字實在包含了太多的東西。

大學的生活其實并沒有想象中的那么平靜,但是如果細細講來,這部作品就要改名了吧?

哼哼

總而言之,畢業以后我步入社會,拼命工作了兩年,穩定收入和存款已經足夠黑貓和我生活下去。

黑貓畢業那天,她終于能坦誠地面對我,面對未來。

于是在千葉縣,高坂家和五更家之間,悄悄地又出現了一棟署名高坂的小屋。

又過了幾年,高坂悠璃,出生了。

繼承了她媽媽的一切,包括了黑貓的毒舌。

哈哈,身邊有兩個這樣的黑貓,實在有些不好過。

現在,瑠璃有了我們的第二個孩子,我打算取名為...還沒想好

不過我還有好長的時間可以煩惱這件事情呢。

現在,我的故事結束了,但是,她的故事就要開始了。

拭目以待吧,諸位。


【新?新約預言書】

吾乃漆黑的墮天圣二代目,正在迎接吾的第七個生日。

果然...我還是沒辦法達到媽媽那樣的程度。

嗯,我是悠璃。

不出我的所料,家里的長輩都來了。

二姑三姑...還有...

已經分不清楚輩分了

不過爸爸的妹妹是個恐怖的存在,每次到我們家來都會抱著我又蹭又摸,甚至要求我喊她大哥哥。

難怪每次看見她來,爸爸就會把我藏到身后不讓她接近...

不過她不是個壞人,和一般的變態不一樣

媽媽是這么告訴我的。

嗯,那就沒關系了。

今天媽媽的妹妹似乎都有事情來不了,正在和媽媽打電話。

門被敲響了,外公外婆爺爺奶奶四人提著滿手的禮物,開心地祝賀著開門爸爸。

遭了!我看見之前說的她了!

不過現在她好像忍住了,僵硬地打著招呼。

嗯...我是暫時安全了吧?

媽媽打完電話,已經再將蛋糕和準備的飯菜端上桌。

“悠璃,吃飯了,收起來吧”

“好的,我來拿筷子吧”

我是這么回答的。

那,等下要許什么愿望呢...?

......

我想好了!

絕對是個超贊的愿望!

絕對贊到讓生日之神無法不實現的級別!

媽媽第二次催我,家人也差不多走到客廳了。

那我就暫時先這樣了吧

但愿這樣的日子永遠不要結束啊...

高坂 悠璃


The End. 


【Christmas】神貓的恩賜

經歷了六個月的奮斗與磨煉,我考入了偏差值較高的千葉大學,成為了無數平凡大學生中的一個。

要說有什么值得一提的話...就是我的青梅竹馬,還有那個終極妹控也考入了這里。

前者能考進來我不奇怪,畢竟我能考上大部分要歸功于她。只是赤城那家伙,到底是怎么混進來的?

我還記得放榜那天,我剛看見自己的名字,就被他從后面拍了下肩,說:

「喲,高坂,就下來的幾年也請多多指教了!」

...總有種努力白費了的感覺。

除此之外,前些天我打電話回去的時候,聽見我的妹妹——桐乃,那個品學兼優,不,是成績優異,運動萬能,在初中就讀時已經開始讀者模特的工作,收入令人咋舌,無論怎么看都是我這個長男的上位替代的那家伙,在一旁大吵大鬧著。可能是在和男朋友撒嬌吧?反正我是從母親那里聽見了無奈和愉快。

老爹呢,仍然從事著刑警工作,只是偶爾會對桐乃的男朋友到家里來表現得不滿。用老媽的話來講,是吃了桐乃的醋。

嘛...我多多少少可以理解一些那樣的心情。

這些都是我升入大學以來家庭的瑣事,總體上來說是一如既往的平穩。但是也許諸位已經發現,我沒有提及「那家伙」的事情。

對,那家伙。這個選擇,至今能讓我感到無比的幸運,依然能讓我回想起極夜之夜的每個細節。

五更瑠璃,那是我永遠無法忘記的名字。


今天是圣誕節,學校里一節課都沒有。

空氣明顯藏著寒意,好像有什么要呼之欲出。

我是高坂京介,作為一名算得上有理想的大學生,今天依然要睡個懶...

不對,我好像還有更重要的事。

是什么呢...?

我一邊從床上起身,一邊思考著。冰涼的空氣瞬間包裹后背,讓我打了個寒顫。

宿舍里死氣沉沉的,除了我以外其他三個人依然沒有要起床的跡象。早晨的光透過窗簾縫,讓每一粒灰塵都閃著光。

可惜持續的冷空氣刺激沒有激活我麻木的腦細胞。

我似乎記得今天約了個重要的..人?

「叮——」

枕頭旁的手機響了,突然的鈴聲把我嚇了一跳,就連對鋪的赤城都翻了個身。

我拿過手機,清晰地看見通知欄里寫著這樣的信息:

   黑貓:你出發了嗎,前輩?

我汗顏地盯著屏幕,無數的記憶蘇醒,最后集結成引爆我的火花。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怎么給忘記了!

今天不是要和黑貓一起約會的嗎!!

可惡,衣服,衣服在...


一個老爺子在千大的校園里晨練,看見了一個一邊穿衣服一邊打字一邊連滾帶爬還在丟臉哀嚎的青年狼狽地沖出宿舍。

「現在的大學生,可真是朝氣十足啊。」


即使上了大學,到家的路程也算不上遠。如果一路跑的話,也花不了半小時。

當然,這有點讓我不太滿意,不過這都是往事了。

現在唯一重要的,在于我是否錯過了珍貴的約會。

萬幸的是,剛剛我順手查看備忘錄的時候,發現了我當時留下的記錄。

「12月24日,上午9點30分,千葉車站前,黑貓?」

嗯...我有點不太想得起自己當時為什么要加上最后那個符號了。不過言簡意賅,至少現在可以確認自己是不是真的錯過了,于是下意識地確認了下時間: 8:12

.............

我大大地松了口氣,慶幸自己沒有錯過。

不過此時我已經幾乎要到站前了。今天是難得的休息日,街上來來往往的幾乎都是一對對情侶。

說起來,自己升入大學后,因為課業沒有想象中的那么輕松,使得我幾乎無法和黑貓見面,平常也只是在Line上聊聊天。

雖然偶爾她也會在相冊里上傳幾張照片,不過幾乎都是日向和珠希的。同時,那些照片還會被冠上「沉睡中的墮天雙子」←珠希日向趴在被爐里睡著了、「終結的開示啟明之書」←日向的書柜這種微妙的名字。

咳...雖然我覺得是很可愛就是了。

我一邊有些自滿地確認著關于平日里黑貓給我的所有印象,一邊立在人來人往的千葉車站前等待。

然而不久以后,視線里出現了一個熟悉的身影...不是黑貓,是一個捧著便攜電腦一邊聊天一邊直播的男生。

我記得...好像在哪里見過他...

不過那時候他的身邊沒有跟著兩個打扮奇異的家伙。一個是全身紅白,成西方奇幻洛麗塔裝扮的金發少女,另一位則穿著深藍色的浴衣...兩個人把那個男生夾在中間,激烈地爭論著什么。

他們靠近以后我才聽的清對話。

「喂,我說正宗,你怎么半天一言不發?」

「我一直在和埃羅芒阿老師聊天啊...」

「難道你是認為那個躲在攝像機背后假裝可愛說不定還是個男的的家伙會比本小姐有吸引力嗎?!」

←點頭了

「什么!!聽好了,本小...」

他們就這樣和我擦身而過,經過時他和我交換了一個同樣體諒的眼神。

看來,大家都很不容易嘛。


時間過得很慢,我在約定地點的附近閑逛,靠打量路人來消遣時光。

「黑貓?」

「嗯」

「你到哪里了?」

「哼哼,等不及了?真是個沒耐心的孩子。」

我曾這樣和她發過消息,但只是這樣之后便沒有了回應。

我再次看了一眼表,時針剛超過9,分針真在指向15這個數字。

果然來得太早了嗎?


「前輩?!你怎么來得...」

正當我這么想的時候,意想不到的聲音出現了,從背后傳來。短暫確認后,是黑貓的聲音。

我有些僵硬地回過頭,但是臉上不知道是因為寒冷還是緊張,控制微笑的肌肉此時正在抽搐。

「yo...喲!好久不見,黑貓!」

然而在我一邊轉身一邊問候的時候,眼前的黑貓不禁使我停止了呼吸。

對,黑貓她確實是本人,但是她既不是「暗貓」也不是「神貓」。或者更確切地講,此時她根本沒有穿平常會穿的夜魔女王cos服,或者上回的那套神貓套裝。

現在的黑貓,只是簡單地穿著紅黑色水手服,圍著黑色的圍巾。頭上沒有戴玫瑰發卡,就連紅色美瞳都摘下來了。

不會錯,這應該是黑貓最無與倫比的形態!

普通正常形態!

我幾乎失去了思考,

「前輩...?」

「........」

「前輩....!」

「.........」

「京介!!」

「啊...啊,抱歉抱歉黑貓,我剛剛不小心發呆了...」

這是實話。

然而黑貓聽見我這么回答,卻背過了身子,似乎想隱藏什么。

「很...很奇怪嗎?」

「當然不是!」

「那是....?」

「超可愛啊!黑貓!這樣的衣服意外地很適合你!」

「真的?」

「你不相信你男朋友的話嗎?」

黑貓搖了搖頭,小聲地說了些什么我也沒聽見。只是她自顧自地低著頭繞到了我的身后,推了我一把。

「走吧,京介」

「啊...好」

然后,我感覺到原本被冷空氣奪走熱量的右手,被另一只溫熱的小手包裹,然后交錯。

「這是...獎勵...」

黑貓在我的右側后退半步的地方,不愿意讓我順著聲音看到她埋下的側臉。


黑貓和我搭上了無論何時都會很擠的電車,不久就到了目的地。

秋葉原。

自從升入大學,我幾乎沒怎么再來過這里,但是給我的感覺變化不是很大。只是記憶里打扮成女仆發傳單的「阿姨們」統統換上了保暖的圣誕服裝,然而她們的熱情確實保存了下來,不時會有幾位顧客被她們引導到店鋪里面。

但是我今天的目的并不是這個。或者說,不僅僅是這個。所以我們沒有過多搭理,禮貌地和她們擦肩而過。

黑貓還在牽著我的手。

長時間地載荷讓我始終專心不下來。

但是此時黑貓已經完全恢復了往日的狀態,表現出冷漠的形態。

不對,比起之前...似乎還多了些動搖?

emmmmm...是因為緊張嗎?還是...

但是這樣的思考始終沒有結果。在黑貓第三次問我再想什么心事之前,我便放棄了。

順著人流,我和黑貓很快就到了電影院。

在我猶豫到底是該買情侶座還是普通座的時候,她有些慌張地按下了情侶座的按鍵。

我有些驚訝,望著黑貓已經通紅的臉,然而她卻別過了頭去不讓我看見。

「....反正,反正難得出來一次...」

「...噗嗤」

抱歉!我沒忍住!

然而黑貓像是受到了什么刺激一般,生氣地鼓起了雙頰。

「不許笑!」

在我千方百計求得原諒后,她終于平靜下來,和我進了放映廳。


說起來...原來這里這么窄的嗎?

雖然早就聽說有的電影院會故意把情侶座設計得很窄...不過這種只有一般座位1.5倍大小的位子怎么可能坐得下兩個人??

如果說是我和赤城,那我們擠擠也就算了。可是我現在身邊的這位,可是個終極傲嬌的毒舌女王哦...

總覺得會有生命危險。

我偷偷撇了一眼黑貓,卻發現她也在猶豫地盯著座位。

這種時刻,作為男朋友,自然要表現得紳士一些不是嗎?

「那個...黑貓,如果不行的話我可以...」

然而黑貓堅定地搖了搖頭,說

「沒問題...沒問題的,前輩」

我把「坐在地上」這種紳士的話咽了回去,第二次為黑貓感到驚訝。

此時黑貓已經消除了猶豫,坐了上去,并且正努力調整著好讓留出第二個人的空間。

假的吧...?

我呆立在原地,實在不知道該如何抉擇。就像是玩妹系galgame的時候,面前出現了兩種無論怎么看都超危險的選項。

身后傳來了電影開始的聲音,后排的那位仁兄正指著我讓我坐下。

要坐嗎?

如果...如果我現在去外面重新訂下一場...似乎也...

真是的!我受夠自己了,怎么到關鍵時刻掉鏈子!

我在內心深處狠狠地抽了自己兩耳光,終于有些清醒過來。

「那,那我就...」

「...嗯」

黑貓表示同意,那我也沒什么理由脫逃了。

我試探著轉身坐下,不得不說,這個位子比我想象得要小很多。經歷一番掙扎后,不大不小的空間恰好完美地把我和黑貓卡在了一起。我盡量表現得不那么在意,實際上自己的機能已經接近臨界點。所有的感官在黑暗中能力似乎被放大了無數倍,從身體右側傳來的各種信息被始終充血的大腦轉化成致命的刺激信號。

此刻,黑貓正在已另外一種形態呈現在我面前。如果非要形容一下,我可能是遇到了真正的、作為正常人類而被認知的「黑貓」。

身邊近在咫尺的黑貓始終直勾勾地盯著屏幕,沒有說話。但是有些發抖的身體告訴我,她確實很緊張。

「黑貓...如果實在不行的話我們可以...」

「不必在意,前輩...」

她猶豫了一下,終于還是開了口

「我覺得...這樣也不錯。」

說完就真的不再發話了。

我有些心神不寧,想去清楚剛剛那句話的真實含義卻無所得,所以干脆同樣沉浸在電影里。

沒有過去多久,緊張的感覺終于消失了,可能是因為逐漸被劇情帶入了的緣故吧?

順帶一提,我今天選擇的電影是最近引發熱議的現象級大作,主要是關于一場穿越三年,關于救贖與拯救的戀愛故事。

據說很感人...結果確實是這樣。完全被代入的我在接近尾聲的時候已經幾乎無法控制感情,黑貓早已淚不能禁。

我了解,她現在需要的應該是一個依靠,于是就鼓起勇氣輕輕攬她過來,搭住了她因為嗚咽而顫抖的肩。

「京介...」

黑貓一邊小聲確認著我的名字,一邊更加靠近我,結果現在就完全演變成了她撲在我懷里的狀態。

糟糕...糟糕了!

「嗯...怎么了?」

我努力抑制住因為動搖而顫抖的聲線。

「......」

她沒有回應,只是用她的左手握住了我放在一旁的手。

原本這里不是很足的暖氣使得我的左手冷冰冰的,但是現在,左手已經完全處于溫暖的狀態。一開始只是簡單的覆蓋,后來逐漸變成了交錯,融合,無法分開。

此時,黑貓和我已經完全處于糾結一體的狀態,我甚至能夠感受到兩個胸腔里有著的同樣高速的心跳。

電影的結尾,是男女主在一段樓梯上相遇,卻早已忘記了對方的名字。兩個人的假意接近,實則是為了確認對方是不是夢中的自己。

然后,故事就在一個簡單的問句中結束了。

散場燈還沒有開,結尾略顯憂郁的主題曲仍在播放。觀眾席里不時傳來抽泣的聲音,黑貓此時已經坐正了姿態,似乎想要審問我一般盯著我的雙眼。

她完全是混亂的狀態,每句話幾乎都成不了完整的句子。

「京介」

「啊...啊,我在」

「你,不許忘記我」

「...行」

「不許喜歡上別的人」

「行」

「包括暗戀」

「...好」

「等我...」

「什么?」

「等我一起...」

「...我明白了」

「你明白了...?」

「嗯」

「那可是很長的時間啊...」

「我等得了的」

「...你發誓?」

「我發誓,毒誓」

「......」


黑貓結束了對話,再三猶豫了一下,但最終還是相信了我的忠誠,氣勢洶洶地轉過身來,用雙手緊緊摟住了我的脖子。

然后沒等我完全反應過來,便是短暫而青澀的一吻。

本文標題: 【同人】俺妹同人黑貓線——《終末的圓舞曲》5完結篇 新聞轉載自網絡,不代表本站立場,如若有問題請聯系管理員,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zegmgi.live/dazahui/46867.html

為您推薦的相關新聞

湖北省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果